​探秘清江源,问道古河床——利川游记
80146*** 80146*** 2019-03-25 10:56 3696人已阅 恩施旅游 0人赞过



清江古河床是近年来在利川发现的一条无人峡谷,总长8公里。方圆十里无人烟,风光秀美。

这条路线目前还未开发。

这条线路是中国内地比较经典的户外徒步线路。

 


 

“古河床京兆山庄”是徒步的起点。

山庄院落规整,重重楼宇,飞檐高挑,气势如虹。

逼仄乡村公路,狭长坡地,大片大片的辣椒,星星点点寥寥几户农家。历经三次错车的险境后,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山庄,竟是怔了一怔。是的,谁也想象不到,在这里居然藏着这样一处恢弘所在,着实令人诧异。

    山庄栏杆上,挨挨挤挤挂满了各个户外徒步组织的旗帜。这些旗帜真实记录着山庄的繁华使命。

 

​​

黄泥坡,名副其实。

从山庄右侧,沿崎岖的不规则青石小路下行,下到半山,便可以看见裸露的大片黄色泥土,因着昔时的雨,湿滑不平。

站在黄泥坡,仰望,山巅之上高空湛蓝,醇厚的蓝,透澈的蓝。云朵洁白,澄明的白,鲜亮的白,如嬉戏的小兽,又如生动的逗点反转。俯视山底,透过丛丛树木,对面刀劈的险峻山崖之下,隐约可见一汪绿水,泊在幽深的谷底。

那是清江源头的水。

 

继续沿着山路而下,一级一级的石阶,历经岁月磨损风化,但依然不失规整。一侧多是峭壁,笔陡的石壁,不着一草,却在石壁上方垂下些树木草叶的影子,在阳光里晃呀晃。

一侧则多是深渊,但,因为那些茂盛的草木遮掩,倒是很让人忽略。唯有心细的人从树干之间,从草隙间望下去,先咋呼一回,再三提醒几回。于是一行人走得愈发谨慎小心。


​​

 

下到谷底,越发觉得山峰伟岸。迎面却是陡峭石壁,再无旁路,更不见碧水。石壁上三个硕大的洞口,洞中幽暗,景象不明。

“最左侧石洞。”

沿斜斜的坡度直奔左洞,一入洞口,凉风袭人,迎面却是上窄下宽梯形洞口,一片光亮。光亮里,几棵小树丛生若一道绿色屏风,屏风之外,清江源头的水静谧流淌,不疾不徐。一座座山,满目苍翠,秀色可人,却在这梯形画框里参差穿插,叠叠远去,层次分明,引人遐想。这洞并不深长,却很阔朗,容纳百人亦是宽敞,四壁皆石,褶皱遍布,地面向下方的梯形洞口倾斜,略略的沟壑,并不湿滑,只需二十来步即可穿越而出。原来这洞,竟是特意虚晃一枪,为清江源头平添一道神秘。

​​​​


出得梯形洞口,右侧赫然一座象鼻山

这大象显然有些年岁了,安然安逸的久远时光里,身上布满深深浅浅的苔痕,粗糙皮肤褶皱丛生,几棵藤蔓上下呼应,在褶皱里顾自生长、顾自摇曳。大象却是毫不在意,粗壮的长鼻子兀自探入清江浅滩。


​​



象鼻山侧,三山犄角环峙,峭壁似斧劈,似刀砍,刚硬强悍棱角分明。山顶以及峭壁的边缘偏又生出簇簇绿树,颇有着百炼钢绕指柔的意境。刚柔之间,一个高峭黝黑的山洞半是隐匿半是醒目地呈现出来,那里就是清江的源头秘境。

​​


眼前便是清江了。江水清澈平缓,不着一丝波痕,因为四周青山倒影入画,竟是绿意盎然,单单看着,早已是一心清凉。

峭壁环绕、绿树青翠、碧水深流,阳光从高空映照直下,金光璀璨,举目皆是画境,随拍皆为精品,这便是清江画廊的起始。

江畔,江石平躺。

曾见过长江边的礁石,大多硕大浑圆,在江涛拍案里镇定自若,气定神闲。

这里的江石,和别处的明显不同。它们一律平躺,或者半躺,呈扁平状。相互连接,或者相互间隔却又呼应。所有的石头,都像台阶一级一级地叠印,很有规律,如利器狠狠地平缓深入、平缓刻拓而成。江边的山崖石,也有着同样鲜明的层层褶痕,那是江水经年冲刷的痕迹,风的痕迹,雨雪的痕迹,那是大自然的伟力。



 感叹良久,折返梯形洞内,途径另外两个山洞洞口,继续前行,前往古河床。

小路在青草,在绿树间时隐时现,向前延伸。一路之上,两边青山高耸,在谷间行走,亦是在绿野中行走。

脚下是伏藏的河流。

所以,高德地图上,显示,我们此刻是在河流之上。不得不说,这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偷梁换柱。

走着走着,谷地右方,突然出现一座老屋。很明显,老屋已经废弃多年。残存的柱子、屋顶的青瓦,还保留着当年的盛景——“L”型的屋宇架构,四层或者五层的木质小楼。这样的小楼盛年之时,当是极尽天伦之乐、笑语歌舞吧,只是而今早已一片空无。

连同主家的姓名,屋内的故事,一起堙没在这山壑这谷底了。若干年之后,也许这老屋的轮廓也只能残存在徒步者的照片里了吧。

​​

不知何时,由谷底转到了半山,路越来越险。两边的林木越来越密。一侧的深渊越来越深不可测。道路变得泥泞湿滑,惊叫声时有响起。

但,突然之间,眼前一片空旷。

那是一种震撼的空旷!突然的寂静之后,突然惊叹与欢呼:古河床!古河床!

是的,这就是古河床!干枯的巨大河床在谷底,毫无保留地袒露、毫不掩饰地横亘!

古老的河床,以河流的态势,一泻千里,自山谷里冲锋而出,你可以看见那条奔腾万年的河流,看见飞扬的波峰,看见低沉的波谷,看到明显的落差里气壮山河惊涛拍岸的豪放。却又在瞬间里,突然凝滞,突然静止,突然固化!这样的遽然凝顿与幻化,是猝不及防的,是足以让人呼吸停顿,思维停顿的。良久,才可以回过神来,正常地深深地吐纳呼吸。

​​



古河床,石的世界!

山崖之上叠叠的岩石,层级攀升;河床高处累累的巨石,如城墙如壁垒;河床低处累累的碎石,不计其数;河床底部更有大大小小的石坑,旋涡状螺旋下沉。目之所及,全是石。以你所能想象的姿态,或者无法想象的姿态在古河床矗立、依存、铺承、叠加、静默。

所有的石上,镌刻着一道道鲜明的纹痕,那是地质变化的印记。是江水拍打冲刷的印记!在这些沉默的巨石之上,我们可以清晰地听见久远历史里,古老的清江古老的沸腾古老的奔袭!



那时候的清江,一定是狷狂不羁,在地表流淌,左右奔突,滋养沃野千里。但始料未及的地质变化,岩石开始卷折、崩裂,大地翻卷、腾挪、咆哮,清江在腾龙洞改为伏流,沧海桑田,留下了这段海拔1000多米的古老河床。

这是一场悲壮雄浑的变迁,这是一场来自大地内部的诉求,巨大的裂变之后,大地的骨殖——石,以这样震撼的姿态无声直面寰宇。


​​


古河床,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。仰望山巅原始丛林密布,高山草坡缓呈,更有千丈悬崖;山侧,石壁之上,一个又一个洞口,洞中有洞,洞中有山,山中有洞,伏流密布,以波澜壮阔的起伏,似深邃的凝视,遥看谷底苍生。俯视,河床之上,暗藏一道道犀利地缝,黝黑深远,隐隐水声席卷风声…… 


有无数的萱草在石缝间生长,无数的花朵在绿叶间摇曳,形如百合,橙红或者金黄,在古老的坚硬石阵间平添柔软与柔美,更平添生机。这是一场古老与现代的对话,历史与现在的糅合。领过风霜,领过雨露,领过疼痛,领过欢欣,萱草忘忧,它们当是自然对于古河床特殊的馈赠,亦是对于涉足古河床的人们特殊的馈赠!

沿着古老的河床,沿着这些古老的巨石,或攀,或缘,或登,在那些褶皱与缝隙里,借力上下,你会深刻体味到石质的坚硬与刚烈,体味到石质内部、大地内部的疼痛与隐忍。

沿着萱草的芳香,萱草的青葱与清冽,你会体会到生生不息的执着与坚持,体会到生命内部、大地内部的坚韧与顽强。对大地,对自然,对万物,心生敬畏,心存敬畏。

 ​​

历时四个小时,徒步抵达爱情谷农庄,暂做休整,一边回忆刚才经过的独家寨山脚。山下是原始居住的洞穴,沿着左边的台阶上山坡,就可以到达一个洞口,有一扇门紧闭,那便可以视为独家寨的寨门了。一山一寨一户人家,上面有老两口居住。不得遇。

在山脚仰望独家寨,觉得山高路险。但沿对面石洞上行,折出攀上对面的山地,可以面对面清晰地看见独家寨院落,在树荫中,在玉米地中,竟然显得很是宽大宁静。

用餐,一场暴雨,瓢泼暴雨,突然而至。

于是,三道龙门,一线天,笔架山…… 都成为雨中的畅想。

不得相遇。

不念过往,不畏将来。

那么,下次,再续。


相关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 昵称:
阳光价格明码实价
阳光行程品质护航
阳光服务专属客服
产品丰富一站式服务